新葡萄京官网|PT电子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民为贵四世
民为贵四世 新浪个人认证
微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19,382
  • 关注人气:6,8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庚子事变记(三)

(2020-05-19 22:28:56)
新葡萄京官网标签:

杂谈

庚子事变记(三)

   (紫禁城角楼。摄于北河沿)

庚子事变记(三)

 

慈禧的决策

 

       戊戌变法(1898年)之后,慈禧太后成为清廷的最高决策者。变法前光绪帝重用的朝臣大多被撤换清洗,以慈禧为代表的保守派占据朝议主流。先前的帝党、后党之争已不复存在,朝中局面为后党独大。慈禧的决策可从两个方面考察,一是她对列强的态度,二是对义和团的认知与心态。

       1、对列强的态度。庚子事变之前,慈禧对列强高度不信任,排外思想居于主导。此大致缘于两条,一是个人恩怨,二是认识局限。所谓个人恩怨主要有三件事令她对列强心存愤恨。一件事是咸丰十年(1860)英法联军进京,她以贵妃身份随咸丰帝被迫离京逃往热河,内心自然忌恨洋人。二件事是戊戌变法失败后,康有为由洋人保护逃往海外,慈禧记恨于心。三件事是1900年初,她打算废掉光绪帝另立端郡王载漪次子溥儁为大阿哥。废帝之举是牵动朝政外交的大事,尤其需要获得外国承认。慈禧便指派李鸿章私下与各国使臣征询意见,遭列强一致反对。加之重臣庆王奕劻与大学士荣禄亦表示反对,废帝一事只好作罢,慈禧对列强又生忌恨。

       所谓认识局限是指慈禧对已经进入现代文明的国际公法及外交规则了解甚少,或不以为然。又及她身边重臣中,真懂国际事务及外交者极其有限。如李鸿章、刘坤一、张之洞、袁世凯等通洋务者皆为疆臣,平日并不在身边。枢府中其他通晓外交事务者多数品秩不高,人微言轻,不足以引起慈禧重视。而如载漪、刚毅、徐桐、载勋、赵舒翘等慈禧所重用之高官皆不通晓现代外交事务,且对慈禧影响较大。上述两条在很大程度上决定慈禧对庚子事变的态度。

       2、对义和团的认知及心态。自古以来,朝廷对于民间的暴力组织一向是剿抚二策。凡不触及政权根基的小规模活动,以抚为主以剿为辅,大规模大范围的造反活动一律力剿。慈禧经历了咸同两朝的平定发捻,她应当熟知利害轻重。义和团不同于发捻,其主旨号称“扶清灭洋。所以慈禧认为义和团未威胁国本。至少初期,慈禧很难认识到灭洋之举能招致列强出兵而动摇国本。这正缘于她对现代国际事务的局限。

       1900年初义和拳发轫于山东时,慈禧颁谕,只需缉拿滋事匪徒,无须过问练拳的乡民,即只问匪不匪,不问会不会。乡民相互传习拳术自卫防身,不是坏事也不是邪教,肇衅滋事暴力行凶才须剿捕。对于围攻教堂杀害教民的行为,慈禧并不认为兹事体大。她这道谕旨引起了各国公使不安。一周后,英美德法等驻华公使照会总署要求清廷取缔拳会。但此时机颇为不巧。就在前三天,慈禧的废帝立储之意刚刚被各国拒绝,慈禧正在气头,为此更加不悦。这也为事态扩大埋下伏笔。而慈禧毕竟久经历练,深谙治国之策不能全凭个人好恶,况且暴力纵火杀人为天理国法律例所不容。219日,慈禧以内部廷寄指示直隶、山东督抚,命令取缔义和团,明确其违禁犯法。


庚子事变记(三)
(“钦命义和团粮台”。网络图片)


        廷寄只发给督抚,外人并不知道朝廷政策。慈禧此举出于既不公开否定上一个谕旨,又给外国公使们一个说法。这是她不谙国际事务的又一表现。各国公使以为朝廷无所作为。32日,英美德法意第二次联合照会清廷,要求在《京报》上发布禁止拳会的谕旨。慈禧予以拒绝,称已发廷寄,没有必要在报纸上发布。

       一个半月后,慈禧态度发生变化,重申只问匪不匪,不问会不会,恢复了一月份谕旨对义和团的对策。慈禧的反复与随意令各国公使逐渐对她失去信任,认为与清廷的交涉已无太大意义。五月底,直隶、山西拳祸加剧,朝廷颁发明谕,提出倘敢列仗抗拒,应即相机剿办,以昭炯戒。由抚转剿标志慈禧对义和团态度再次转变。但此时各国公使对清廷已丧失信任,要求调遣本国卫队进京保护使馆,同时提出派兵帮助官军剿灭围攻天津租界焚烧教堂的拳匪。

       613日上谕称:近来畿辅一带拳匪滋事,扰及京城地面。迭经明降谕旨,晓谕解散,并饬令京营及近畿各军,分投妥为弹压。随后又有多道谕旨严饬京城步军统领、顺天府、五城御史及派出之统兵大员,缉拿拳匪首要,解散胁从,撤坛拆棚等,此类皆为官样文章作给洋人看,根本无人执行也无法执行。京畿各县令向新擢顺天府尹王培佑请示如何执行拿办上谕,王培佑答:近日拿匪明文,非政府之意,特以西人哓哓不已,故发此旨。汝等奉行故事,即属尽职。奉行故事就是原来怎么办现在还怎么办,敷衍一下即可,不必认真执行,否则定遭参办。清廷这种飘忽不定明暗两套,或自以为高明或处于两难,此恰是处理现代外交事务大忌。

       经两江总督刘坤一等主和派疆臣反复提醒,慈禧已经知晓对拳匪抚而不剿,列强会以保护传教士为由出兵中国,她也深知刘坤一忠诚老练有古大臣之风,却仍坚持对义和团采取怀柔之策。

       朝臣中主张利用义和团并与各国开战者有端王载漪、庄王载勋、辅国公载澜、恭王载滢、大学士刚毅、徐桐、刑部尚书赵舒翘、礼部尚书启秀等。大学士荣禄稳重谨慎,主和。以光绪帝为首主张力剿拳匪反对与各国开战者有军机大臣徐用仪、总理各国事务大臣兼吏部侍郎许景澄、太常寺卿袁昶、户部尚书立山、内阁学士联元等。

 

廷议之争及决定开战

 

       616日载漪向慈禧奏言,派兵围攻东交民巷各国使馆将洋人全部消灭,慈禧遂召集大学士及六部九卿诸大臣举行御前会议。众人沉默逡,皆不敢先发言。吏部侍郎许景澄首先说:中国与外国缔约数十年,民教相仇之事每年都有,不过赔偿而止。惟攻杀外国使臣必召各国之兵合而谋我。何以御之?主张攻打使馆者将置宗社生灵于何地?太常寺卿袁昶继而力言:拳匪不可恃,外衅必不可开。杀使臣悖公法。他声震殿瓦。慈禧怒目视之。太常寺少卿张亨嘉说:拳匪宜剿。张系福建人,口音颇重,慈禧未全听清。仓场侍郎长接道:义和团,义民也。臣自通州来,通州无义民则不保矣。载漪、载濂皆称长萃说得对,人心不可失。光绪皇帝言:人心何足恃?徒滋乱耳。士大夫喜谈兵。朝鲜一役,朝廷争主战,卒至大挫。今诸国之强十倍于日本,若偏启衅,必无幸全。载漪说:董福祥善战,剿回之战立大功,夷虏不足戮也。光绪帝说:董福祥骄而难以驾驭。各国器利而兵精,非回部之比。

       光绪帝自戊戌年(1898)幽禁后,每次接见大臣皆循例三言两语而止,绝不言政事。今日他言辞如此峻切,深知一旦开战必足以亡国。内阁侍讲朱祖谋列班在后,大声说:董福祥是无赖,不可用。慈禧厉声问他:你说董福祥不可用,谁可以用?朱祖谋答:若必须指定将领,则袁世凯可用,拳匪乱民必不可用。载漪狂恣斥责朱祖谋。光绪帝默而不语。御前议而未决,会议即散。

       载漪、刚毅随即合奏力称,义民可恃,其术甚神,雪耻强国在此一举。慈禧后,第二次召开御前会议。

       慈禧先发言:皇上意在言和,不欲与外国开战。尔等可分别进言。光绪帝说:我国积弱至此,兵不足战。用乱民以侥幸求胜,是长久之计吗?载漪道:义民抒忠愤以卫国家,不因而用之以雪国耻,乃视作乱民而诛之,人心失将不可以为国。光绪帝道:乱民皆乌合耳。各国兵利,乱民岂能阻挡?怎能把人命当儿戏?慈禧担心载漪词穷理屈,她平日颇欣赏户部尚书立山,便点名问立山意见。立山答:拳民虽无他,然其术多无效。载漪愤然曰:用其心耳,何问其术?立山必与夷通才敢当廷辩驳。请派立山退夷兵。立山曰:首言开战者,载漪也,载漪当行。臣主和,又素不懂外交,不足以胜任。载漪诋毁立山为汉奸。慈禧劝解。乃命兵部尚书徐用仪、内阁学士联元及立山赴各国使馆,告其勿调兵进京,若派兵则绝交。


庚子事变记(三)
(社稷坛。摄于北京西长安街)


       不久,慈禧召开第三次御前会议。议题为收到直隶总督裕禄奏报,洋人令清军撤出大沽口炮台,裕禄奏请朝廷宣战。廷议时,载漪、启秀、桐进呈一份外交使团照会,内容是请慈禧太后归政,把大权交还光绪帝。慈禧阅后怒极,曰:他们怎么敢干涉我的大权,此能忍,孰不能忍!外国人无礼至此,我势必报之。慈禧盛怒之下,无人敢谏,虽宠臣荣禄亦无能为力。慈禧对荣禄说:你要愿意,仍可以自己去告诉外国公使,教他们前往天津。但他们既有此出奇之言,要我归,我不能保他们途中平安。我本不愿要他们的命,并允许洋兵入城保护使馆。我一人违拂众人之意,压服义和团,都是为他们。他们竟这样报我。又曰:拼死一战,强于受他们的欺侮!

      (关于让慈禧太后归政的外交照会,极有可能系载漪等人伪造,见《景善日记.六月二十日》:荣禄上奏称,现已查出,前日外国公使请太后归政之照会,实系伪造,乃端王命军机章京连文冲所为。故老佛爷近日对端王,甚为忿怒,告端王曰:设洋兵入京,你的头必不保。老佛爷知端王心怀不轨,欲乘时取得监国摄政之位,乃明斥之曰:我一天在世,一天没有你做的。放小心点,再不安分,就赶出宫去,家产充公!像你的行为,真配你的狗名!’”景善,满人,同治朝进士,官至吏部侍郎,时年77岁致仕居家,其宅邸在北京内城,与高官常有走动)

       619日慈禧召开第四次御前会议。载漪提议攻打东交民巷使馆区,杀使臣。慈禧许可。联元力言不可,称倘若使臣不保,他日洋兵入城则鸡犬皆尽矣。载漪怒斥道:元刚从使馆回来,怀有二心,其罪当诛。慈禧怒,命立斩元。众人力劝乃罢。大学士王文韶说:中国自甲午以后,财尽兵,今偏与各国启衅,众寡强弱显然不符,将何以善后?愿太后三思。慈禧大怒而起,以手击案斥王文韶曰:你所说的我都听腻了,你是为夷人进言吗?光绪帝持许景澄手而泣曰:一人死不足惜,天下生灵如何?慈禧宽慰光绪。许景澄拉着光绪帝的衣服失声而哭,慈禧怒斥道:许景澄无礼!遂罢朝。

       慈禧决定与列强开战。载漪、载濂、刚毅、徐桐、崇琦、启秀、赵舒翘、徐承煜、王培佑力赞。

       621日清廷颁开战诏书,该诏书由军机章京连文冲起草。此诏谕并未按外交惯例照会各使馆,亦未列国名,只以彼等代之。同时下诏称拳匪为义民,拨内帑银10万两给予褒奖。第二天清廷公布赏格:杀一男夷者,赏银五十两;杀一女夷者,赏银四十两;杀一稚子者,赏银二十两。这等于一国政府公开准许并奖励本国公民可以屠杀一切外国人,包括妇女儿童。(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葡萄京官网 新葡萄京官网,新葡萄京官网平台,澳门新葡萄京官网注册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